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山夜话的博客

朋友,请记住:无论我去你家多还是少,我都是你——永远的朋友!

 
 
 

日志

 
 

【转载】北大荒,一切都因认识了你  

2013-02-02 10:48:28|  分类: 转载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凤(原黑龙江50团5连上海知青)

 玉,生长于昆仑之巅,游走于河谷之底,蕴天地之美,凝日月之辉,质坚缜细腻,性硬韧有度,色五彩斑斓,音悠扬清越,乃真君子也,而北大荒人,多是粗矿、朴实、坚毅、刚强能顶天立地的汉子,这两者有联系吗?! 
      我曾经是一名北大荒知青,有一段难以忘怀的北大荒生涯。在历经风雪沧桑之后,居然会如此疯狂的迷恋上新疆和田玉,退休之后还走上了开馆发扬玉石精神的创业之路。这,又是一种怎样的情结呢?
      对新疆和田玉,我本来也是一无所知,由于是疯狂地迷恋,我如饥似渴地寻找精神食粮——关于介绍新疆和田玉和中国玉文化的书籍。为了“补课”,那段时间我走遍了上海各大图书馆和书店,只要寻觅到一本关于玉的书,我会一口气看到半夜两三点钟也不觉累。扬州的古玩市场、苏州的朱家园、上海的天山宾馆更是我经常去的地方,只要新疆维吾尔和田玉商的一个电话,我会放下一切前去。我一次次把现金换成了石头,不仅花去了我们家的全部积蓄,还不惜卖掉了前些年投资的两套住房。当自我欣赏已难以满足我的玉石情结后,最终在朋友的建议和家人的全力支持下,我在上海宛平南路上建起了名为“仲龙堂”的中国和田玉收藏展示馆。
      我以为我为“石头”如此的疯狂不是没有道理的。一是因为从矿物学,地质学的角度我惊喜地发现中国和田玉的形成是那么的珍贵无比,它的稀缺和不可再生(需几千年甚至上亿年才能形成)且蕴藏不丰,质地优良足以显示其收藏的经济价值不可估量;二是因为中国和田玉那独特的内质,其纤维结构呈毛毡状,纵横交错非常有韧性不易折断,又非常温润莹泽,细腻柔和。因此它既不像宝石那样清澈透明,一眼望穿,也不像石头那样浑浊不透,坚硬干脆,它的这种含蓄、内蕴、生动而富有灵性非常符合我们对“德”的理解和向往,中国人对玉近乎偏爱,是有其历史渊源的。儒家学说宣扬“仁、义、礼、智、信”其中最根本的就是仁,“君子如玉,君子无故不去玉”等传统和理念也一直被后人们继承和发扬至今;三是因为玉石那丰富的内涵和不张扬的外表深深地吸引和感染着我。它的精致内涵,刚柔并济酷似我心中想要的那种人格和精神需求。在我的所有藏品中,我最喜爱的是一块羊脂白玉的“凤凰”,它是块没有雕琢过的鹅卵石形状的和田玉籽料原石,正面有一片黄褐色的皮,很像一只“凤凰”,但玉料不纯净也不白,皮肉之间还有玉花,看起来真的很不起眼。卖料的维吾尔族人笑着对我说:“你不是叫刘凤吗?这是一只玉凤凰,你拿去好了,也不贵就2000元”。就这样我把它带回来了,每天晚上放在手中把玩,抚摸,有时睡着了还握在手中。我慢慢地发现玉石居然消失了刚来时的黯淡,玉花没有了,本来模糊不清的皮肉变净、变滋润了,犹如羊脂般的细腻白糯,原本那只黄褐色的“凤凰”更是变得金灿灿的仿佛浴火重生般的鲜活明润起来,之后我常常挂在胸前不愿摘下,真是人见人爱。有一次一位朋友说:“请给我吧,我马上给你20万”。过了不多久,又有一位维吾尔族玉商指着我脖子上的这只“玉凤凰”惊呼“你这只玉凤凰在我们新疆可以出价60万”。无论他们怎样说道,我不为所动,因为它在我心中是无价的。它承载着我美好的精神向往和生命信息。 
       说来奇怪,自从与玉结缘之后,我经常会想起我的北大荒生涯,想起那些朝夕相处平常得和石头一样却整整影响了我一生 影响了我的追求、精神、和道德的北大荒人!
         我一下乡便被分配到50团5连,五连一直是农业学大寨的先进连,而且是一个有经济效益能盈利的农业生产队。连队的领导班子非常有战斗力,老连长孙贵便是他们的“灵魂”。他那饱经风雨、布满沧桑的脸庞透露的是一份刚毅和自信。他虽不善言语,但每字每句都那么铿锵有力、落地有声。他身体力行,说一不二,令五连上下的“老少爷们”心服口服,这是一种怎样的人格魅力?我用心地观察和思索。每一次我带着排里的战士去农田干活时,总能见到老连长孙贵早已挽起裤脚,手握镰刀,满头大汗地站在田头迎接我们;而每一次傍晚收工后,我们洗刷完去食堂用餐时仍可以见到老连长那疲惫的身影在活动。原来他比常人所付出的艰辛是倍数。每年的春播、夏锄、麦收与秋收,五连总是能适时地播种和收割,既不误农时又能规避风雨确保水稻、小麦、大豆、玉米等农作物的高产丰收,老连长一声令下,“开播! ”或“收割!”,不仅使五连老少投入战斗,还令周围的兄弟连闻风而动。老连长孙贵成了远近闻名的农令时节的“风向标”。老连长孙贵还是个伯乐。他识才,爱才,每当看到他的爱将成才时,他会露出他那不轻易的微笑。天那,老连长的“笑”真的那么奢侈吗?其实不然,有一次我被邀请到他家吃饭时见到了他多病的妻子(老连长称他为“疯婆子”因她曾患有精神官能症,加上性格豪爽,爱说笑)和美丽聪明的养女喜玲。只见老连长孙贵满是皱纹的脸庞上却布满了笑容,这是一份对家庭的歉意还是一份浓浓的爱意?我想应该两者兼有。记得有一年我们连队经财务经济核算后盈利6万元,这让大家高兴得不得了, 连队年末赢利6万元在七十年代中期确实是一件很稀罕的事。但老连长孙贵只是淡淡地说:“总算为国家做了一些贡献”。可见他的抱负远不在于此,不久他被调往查哈阳农场四分场(当时的一营)任副场长,分管农业生产,在更大的范围里发挥他的聪明才智。老连长孙贵是一位可敬可爱的长者,他的品质和精神一直影响着我,如果把老连长孙贵比作一块看似粗糙不显光泽,日久却能见其韧性和丰富内涵而又不失张扬的美丽的石头,是最恰如其分不过了。很多年后听到他因病故去的噩耗,我心隐隐作痛,一直后悔未能在他活着的时候去见他一面。

后来我被提升为副指导员,进入连领导班子,有机会近距离领略老连长孙贵的人格魅力,还有指导员倪永刚超凡的工作热情和惊人的政治鼓动力。说起指导员倪永刚,我的敬意油然而生。他是一位上海知青,老三届,高材生,1975年从二营的十连调任五连指导员,与老连长孙贵的默契配合无人能比,五连的领导班子如虎添翼。那时候的五连不仅农业生产年年先进,农业机械化程度年年提高,而且养猪、养鸡、养蜂、烧酒、烧砖盖房等副业生产也是红红火火。连队还自办小学,创办各种文化娱乐活动丰富职工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又自建浴室、自制地暖(地下火坑)自通自来水、自购单人铁床,全方位地改善和提高连队生活质量。总之他带着五连全体战士创造了那么多的辉煌,大家都服了!倪永刚——一个响亮的名字,一个高高大大的汉子,犹如一块内蕴丰富有韧性而不易折断的美玉!回城后他又成为上海工业战线上的一员改革猛将,一面旗帜,直至病倒。前几年在他的病榻前,我特意提及他当年那没日没夜似“拼命三郎”的工作激情,希望以此激励他顽强地与病魔斗争,已病入膏肓的他还乐呵呵地表扬我说:“刘凤,你很会做思想工作啊”。我笑着回答他:“那是你多年培养的结果”。他欣慰地笑了。虽然无情的病魔还是夺去了他宝贵的生命,但是他顽强地抗争过,努力过,他的精神会永远地活在我们的心中,虽然美玉的光泽可以被暂时的掩盖,但绝不会消逝,因为这光泽与生俱来,且注定闪烁。
         在如此艰苦、紧张而有意义的生命锤炼中,我很幸运的还获得了一份真爱,有一个坚实的肩膀可以让我尽情的依偎。他也是一个“小六九”,虽然是同学但不是同班,因此并不相识。一个顽皮瘦小、不起眼的男孩,不知何时跃入众人的眼帘,似异军突起,较早地入了党,当上了排长,很快又胜任五连副连长。我慢慢地觉察到在那不苟言笑的老连长孙贵的眼里,时常流露出对这位年轻干部的偏爱和欣赏,随之又发现他顽皮却聪明,机灵也朴实。他搞笑但很幽默,特别是干起活来玩命拼命,每次农忙他是青年突击队队长,最艰苦的工作,最关键的时刻总有他的身影。他是一个实干派,因此赢得了众人特别是当地老职工的尊重和厚爱。而此时的他已不知不觉地一步一步走近我。那是我在三排担任排长的时候,排里调皮的当地青年陈老七挤着眼睛嬉笑着说:“排长,你看杨连长又来了”。猛然间,我的心为之所动。原来我对他也有感觉。为了工作方便我们没有公开我们的恋情。当有一天我们坐在田埂谈笑时,让来我们连队蹲点指导工作的张锡联政委意外地发现了。事后张政委指着他的脑门发问:“小杨啊,你那天在干什么?”他调皮地一笑,便公开了我们的关系。
        几十年后回想起来,老连长孙贵也好,指导员倪永刚也好,还有五连那么多可敬可爱的长者和战友,他们在几十万与荒原作战的北大荒人中并不起眼,他们普通得就象一块块石头,然而正是他们那丰富的内涵和朴实无华又不失张扬的外表深深地吸引和感染着我。当年我这个“小六九”能够生活,工作在五连这个战斗集体里很欣慰,身边有这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陪伴,而且这些人都比我们年长,老三届高材生令我们仰慕,转业军人老连长令我们敬畏,擅长各种农活的老把式们更令我无比的羡慕。相比之下自愧不如,玩命干活,掌握本领,成有用之材是我当时的全部追求。在生产四排干农活不久,我被调往养猪班当了副班长,跟着老班长和当地的姐妹们有模有样地放猪,喂猪,还研究如何科学养猪,提高存活率,看着母猪产下一窝窝小猪崽,活蹦乱跳地日夜长大,心里那高兴就甭提了。很快又当上了后勤排副排长,扬鞭赶车当上了运输小队长,斗胆地指挥着那些车把式们去完成各项运输任务,整天和他们混在一起,那些朴实中带着干练,豪爽中又夹着油滑的人物性格深深地感染着我。不久,我又回到了干农活的生产三排担任排长,领着二十几号人玩命奋战在第一线。那时候的三排以老职工及其职工子女居多,个个都是干农活的好把式,因此特别有战斗力。春播、夏锄、秋收、冬季修水利,农闲季节拉黄土、脱大坯,样样活儿都能干在前头。我这个当排长的自然也不甘示弱,从不脱产,一根垄接着一根垄地和他们彪着干,一根垄割到头了,马上带着快手们把后面的战友接上来,齐刷刷地坐在田埂小憩。那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大家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似乎还有使不完的劲。带领着这样一支生龙活虎般的队伍,我心中特别的爽(俨然已经忘记自己是一个女儿身)。无论连队派给我们的任务有多么艰巨复杂甚至会有些不合理,(因为鞭打快牛那是常有的事,)生产三排总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哪怕有个别的兄弟排排长仗着自己农田经验丰富,专挑好干的活干,我也能不动声色地领着三排战士去干那些别人挑剩下的难活。记得那时排里有几个本地青年不服气地嚷嚷:“排长,你傻不傻啊?”我高声地回答他们:“不傻,干你们的活去。”因为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所以农忙时节来连队蹲点的莫干事看在眼里,忍不住问我  “为什么?”,我低声调皮地回答道:“我们有实力,多干点无所谓”。很多年以后我每每想起这些很是庆幸,正是由于那段经历与磨练培养了我博大的胸怀和吃亏是福的人生态度。之后我又担任过基建五排排长,学习垒墙上梁盖红砖瓦房;还担任过食堂司务长,为改善知青伙食煞费苦心;参加过一营六连工作组,接受锻炼,培养多方面的工作能力;最后我又被调往一营营部任文书,侧重劳动工资人事管理工作。不同的岗位,不一样的工作经历让我拥有了一份不一样的体验和感觉,也着实让我经受着社会与人生的锤炼,人称“小六九”的我长大了,成熟了!在那块黑土地上我学会了精耕细作,独立刚强;学会了深思熟虑、豁达坦荡;学会了越沟过坎,展翅飞翔。尤其是生活在那个特殊的大家庭里,与来自五湖四海的长者及战友们朝夕相处,文化交流、个性磨合,乃至心灵碰撞。就在那相互改变的过程中我尽享其民族的精华。今天看来,它足以影响着我看人生,看世界、看问题的深度和高度,长见识,拓胸怀,奠定了我生命旅程中的重要根基,这,也许正是我日后与玉石结下不解之缘的全部情怀与缘由。
       仲龙堂开馆三年来,业界同仁及广大玉器爱好者给出的仲龙堂印象是:仲龙堂小筑偏居黄浦江畔幽僻处,无大象之形,富淡雅之态。三层之堂,上天入地,别具洞天,亦堂亦所,亦商亦居。仲龙堂之龙凤二主,经人生之历练,悟美玉之真谛,倾心于此,陶醉于中,亦梦亦幻,亦感亦痴……!
     人生路漫漫,年近花甲的我,经历了北大荒“劳其筋骨,强其心智”的学业之路;走过了白猫展示才华,发挥作用的敬业之路(返城后我在白猫集团干了近三十年的各项管理工作);退休之后,又走上了开馆发扬玉石精神实现梦想的创业之路,我们有太多刻骨铭心的过往和深刻的人生感悟,还应该有更加充实的今天和充满希望的明天,因为我们与玉相伴心依然可以保持年轻。信不信?握玉在手中,轻轻地抚摸再抚摸,就像抚慰自己光滑的肌肤柔软的心,你会发现玉是活的,有体温有心跳,有温润的水份,正和着你的思绪在共鸣。真的玉不会辜负你丝丝缕缕的滋养,就像有灵性的鸽子,即使放飞也记得回家,因为凡是经过你手的玉,必定会留住你生命的信息。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